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

粉皮联盟 - [最新动态] 2022-08-31 09:05
773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1.jpg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2.jpg



初见方锦龙的观众,很难不被他的“技艺”炫到。从常见的琵琶、二胡,到古老的尺八、骨笛,甚至是源于异国的锯琴、西塔尔琴……诸多你见过没见过的乐器,这位满头银发的乐者都能信手拈来。甚至在尽兴之时,他还上演过“弹脸”的绝技。在这位与乐器相伴数十年的乐者手里,似乎是万物皆可弹。近年来,方锦龙出现在大大小小的晚会上,带来了很多令人感到新奇的跨界演出。在很多年轻观众眼中,这位国乐大师俨然已成为一个网红乐者。有人称他是“琵琶精”,也有人说他是“方天秀”,对于这些称呼这位长者都笑笑照单全收。网络时代,观众们被他的“炫技”震撼,也感慨于他的“爆红”。然而,归根到底,依旧绕不开那句老话——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一个能在晚会上上演十多分钟演出、展示多国乐器的表演者需要多少积淀呢?答案是四十多年的国乐功底以及不断行走、不断探寻和学习的经历。


音乐为桥,游历世界


1963年,方锦龙出生在安徽省安庆市的一个弹拨乐世家,他的父亲是一名黄梅戏乐师。6岁时,父亲递给他一把四弦琵琶,自此他打开了民乐的大门。家庭环境的熏陶让他拥有了别人羡慕的天分,但是勤奋仍是成功路上不可或缺的要素。寒冬酷暑的勤学苦练让他15岁就考进了前卫歌舞团并逐渐成长为乐团的弹拨乐首席。80年代初,方锦龙开始跟随歌舞团在世界各地演出。在西班牙,他看到大街上的弗拉明戈,听到奔放粗犷的西班牙吉他,惊叹道:“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音乐。”他直言,自己的思路一下子就打开了。那时候,别人利用难得的出国机会去逛商店。方锦龙则天天跑到街上向当地的街头艺人学习演奏手法,还去购买当地的乐器。就这样,借着前往不同国家演出的机会,方锦龙接触到不同国家的民间音乐,也收集起世界各地的民族乐器。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3.jpg



“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旅行的意义,在于开阔眼界,拓展看世界的视角和维度。艺术来源于生活,采风和旅行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通过了解更多各地、各民族的生活习俗和文化特色,收获无尽的创作灵感。”方锦龙说道。于是此后的日子里,即使没有去国外演出,他也会经常外出采风。不经意间对音乐和文化领悟往往是采风的重大收获。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4.jpg



方锦龙还记得自己曾经在科威特的浩瀚沙漠中徒步,望着一望无际、寥无人烟的大漠,又渴又累的他就地打坐冥想。风沙从耳侧划过,似乎是带着驼铃的声音,千年之前正是这样的驼铃伴着东方瓷器、丝绸穿过浩瀚沙丘。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琵琶”二字。细想之下,他逐渐了然。琵琶的前身被认为是乌德琴,这一两河流域的“乐器之王”沿着丝绸之路,传到东方成为了琵琶,流传到欧洲成为了吉他的前身——鲁特琴。历史的交融、文化的传播在这一刻了然于胸。民族音乐与世界音乐本就相通,于是方锦龙也决定在自己的音乐中融入世界音乐的丰富多彩。


如今,当有人问起这位各种乐器都信手拈来的演奏家毕业于哪个学校,他就笑称,自己是地球音乐学院毕业的。行走世界,不仅开拓视界,更是丰厚自己的过程。


音乐为媒,对话世界


“我的旅行方式,一定是跟着音乐去旅行。”方锦龙无比确定地说道,“如果时间允许,我会深入当地,与民间艺人打成一片,去探寻一些当地独有的小众乐器,和爱好音乐的陌生人交朋友。”


在方锦龙家中,藏着他从世界各地搜集来的上千件乐器。每一件乐器背后都有一段独一无二的故事。其中一把意大利浪漫吉他曾是瑞典北雪平一间乐器店的“镇店之宝”。谈起这把吉他的来历,方锦龙饶有兴致。“走进店里我就注意到了这把吉他,因为我曾经仿制过。但是不巧,它是镇店之宝,店主无意出让,我就耐心地用‘国际语言’和他沟通,越聊他越觉得找到了知音,索性把店门都关了,交待店员不接待其他客人了。最后店主不仅将镇店之宝拱手相让,还恨不得把店里乐器都与我分享。我想这大概这就是找到知音的感觉,那种爱乐人之间的惺惺相惜特别温暖。”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5.jpg

图源:视觉中国



因为音乐产生共鸣的不仅仅有瑞典北雪平的店主,还有与他同台的音乐家。2017年10月方锦龙到塞浦路斯访问演出,在塞浦路斯国家大剧院演出时,同台的当地音乐家有一把看起来很有年份的祖传乐器劳乌德,琴头上刻有家族图腾,非常珍贵。动了收藏之心的方锦龙就和这位音乐家聊中国的乐器、聊琵琶,谈起对梨形乐器“亲戚关系”的研究,最终用诚意打动了这位音乐家,将这把承载着家族故事的劳乌德收入囊中。


除了探寻和收藏乐器,旅途中的方锦龙依然保持着与当地音乐人沟通交流的习惯。在阿拉伯采风的时候,他在街头碰到当地人正在演奏一种梨形乐器。当地人告诉方锦龙这是中东乐器之王,特别难学。好奇的方锦龙就认真地听他们演奏,边听边把骨干音都抓住,在心中记下来。他们演奏完后,方锦龙借过乐器,基本完整地将整段曲子弹了下来。“当地人都惊呆了,直呼‘不可能!’这当然是得益于我多年来的琵琶功底,学会了中国的琵琶,其他弹拨乐器就没那么难了。”



提及了这么多文化交流的故事,方锦龙说道:“其实只要你心中能够真诚地尊重当地习俗、欣赏对方才华,抱着学习新鲜知识的态度,用什么方式交流都可以。不过与音乐家交流的最佳方式,当然还是以音乐为语言、以乐器为媒介了。”


传统破圈,前行不止


几十年的东奔西走,若论哪次经历印象最为深刻,方锦龙的答案依然与他挚爱的国乐相关。因为正是这次经历,让他决定复原唐代五弦琵琶。20世纪80年代,方锦龙在日本演出,偶然得知日本奈良正仓院竟藏有唐朝五弦琵琶,那是唯一一把保存至今的中国古代五弦琵琶。自此,方锦龙走上了研究、复制五弦琵琶的道路。方锦龙感慨地说:“这次出访,影响了我人生的艺术道路,对我来说意义特别重大。”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6.jpg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7.jpg





旅途与工作相伴,爱好与事业共融。能将爱好变成事业在方锦龙看来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大家都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把兴趣当工作’,我就是这么幸福的人。对我来说,工作就是休闲,休闲的方式可以是工作。”如今的方锦龙大多是在工作中旅行,今年他的全国巡演走过19个城市,从北国的沈阳,到南方的海口,一路过来,他会新朋访老友,乐在其中。“我定位自己是一个‘国乐行者’,就是在行走中汲取养分,在行走中传播国乐!”



在方锦龙看来,国乐是流动的,可以融会世界精彩,亦可纳入新鲜潮流。他会与二次元形象同台演出,也会与新生音乐人合作新曲。今年的巡演中,方锦龙与一群80、90后的艺术家们共同将古典曲目如《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和经典红歌如《情深意长》《万泉河水》等,与伴随年轻人成长的游戏、动漫音乐混搭在一起,让琵琶、古筝、二胡等中国乐器和西洋乐器互相融合,引起很多年轻观众的共鸣。“让优秀的传统文化根植于年轻人心中,一定要注重方式方法,要有趣味性。”这位网红乐者总结道。为什么能在年近花甲之年还不断地带来新惊喜,方锦龙给出的答案是:“不忘初心。推动民族音乐‘走近国人,走出国门’,这种决心给予我强大的力量,让我时刻都在寻找新的‘突围’方式。”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8.jpg



如今,年轻人对国乐和传统文化的热情也让致力于传播国乐文化的方锦龙很是惊喜。“我合作过的年轻艺人都表现出对国乐非常敬重的态度,有的甚至要拜师学艺,这是一种令人感动的传统文化回归的现象。”方锦龙说道。在今年巡演中,他和团队还同时进行着“百人大乐神州行”快闪和“国乐练习生”招募活动,尽可能利用一切时间把国乐教学和传承工作落到实处。“我还计划组建‘少年国乐团’。希望在未来,学习民族乐器的孩子能和学习西洋乐器的孩子平分秋色,甚至更多!”


文中图片除标注外均由受访对象提供




方锦龙:国乐行者,“弹”见世界-9.jpg



环球时报汽车周刊

环球时报时尚周刊

环球时报地产观察

环球时报前沿观察

评论 0高级模式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来第一个发言吧!

楼主信息